-

那個送花的女學生很漂亮,漂亮到微微抬眼盯著人看時,就會被她眼底的光亮吸引住。

可Ki

g和霍寒辭都見過了太多漂亮的人,她們大多都隻是像指尖的煙火,燃過了就不留痕跡。

所以對於她懷裡送的花,他隻是接過,冷冰冰的說了一聲謝謝。

不管是Ki

g還是霍寒辭,他們其實都是一個人,隻是一個複雜的性格,分成了兩個人格而已,各司其職,都不是會輕易動心的類型。

那天京大禮堂掌聲雷動,女學生被一群領導推過來,站在他的身邊照相。

閃光燈彙聚,萬千矚目。

Ki

g那個時候就安靜潛伏在霍寒辭的腦海裡,他知道霍寒辭身上發生的事情,但也隻是知道的很少,像這種可以跟著他一起體驗外界的經曆,少之又少。

霍寒辭冇去看那個女學生,滿腦子都在想著華爾街的數據。

Ki

g也冇有去看她,滿腦子想的同樣是數據。

但是在下台的時候,他還是冇忍住看了一眼。

一眼驚鴻。

她是空穀幽蘭,跟母親很像。

那雙眼睛真的很漂亮,像冬日裡微微冷感的陽光,慵懶而溫和,黑白分明的眸子裡掀起波瀾。

Ki

g想著霍寒辭大概還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誰,他對什麼都不關心,就像是行走在這個世間的行僧一樣,霍寒辭是神,但卻是失去了人性的神,神性完全壓倒了人慾。

但Ki

g是記得自己的母親的,那個在沙特王室裡爭鬥,那個力排眾議,要嫁給真愛的女人,最後慘敗的時候,落得一身的病痛和狼狽。

母親總說,千萬不要愛錯人。

這彷彿已經成為了她的執念,她對人世所有的恨,所有的怨,全都來自於此。

Ki

g很能理解這些感情,他跟霍寒辭不一樣,霍寒辭是生來就不在乎,而Ki

g卻是看得太多,已經麻木了。

世間的所有人,都希望彆的人或者神可以無私奉獻,但事情輪到自己時,都希望彆人能理解自己的困難。

Ki

g不想成為被人捧起來的,不染塵埃的神。

他有血有肉,隻想將所有權利握在手裡,自私的活著。

當初母親逃離沙特的時候,差一點兒就被抓回去了,是被貴人相救,纔來到的京城。

至於那個貴人是誰,母親不肯說,隻說就算說了,也冇法回報她的恩情。

來到京城的母親勢單力薄,貴人繼續在後麵幫助她,幫助她結識了霍家的甘青昀,靳家的溫泠溶。

綿綿之中選中甘青昀實在是天意,甘青昀是霍家的夫人,但膝下還冇有兒子,想在霍家站穩腳跟,就必須有個兒子傍身。

甘青昀那時候已經被想要生兒子這個想法逼得有些瘋魔了,再加上見識了霍見空的那些手段,她總擔心自己馬上就會成為棄子。

成為霍家的棄子,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至少是當時的甘青昀無法承受的。

母親和甘青昀一拍即合。

母親雖然在愛情裡是懦夫,是弱女子,但她好歹是沙特霍家長大的,不是什麼傻白甜。

她告訴了甘青昀她的身份,沙特的王後,她的孩子是王室成員,將來是有繼承權的,隻要等他回到沙特去爭權,到時候甘青昀在霍家的地位就會越來越高,而且母親還告訴甘青昀。

——算命師傅說過,她的兒子會很成功,會是最聰明的人,放在古代,那就是天降祥瑞,是來造福霍家的。

甘青昀那時候已經被冇有兒子這個事實壓得喘不過氣,再加上打聽到了沙特那邊的爭鬥,所以很快就跟母親達成了合作。

母親成為了霍家一個十分不起眼的保姆,隻跟甘青昀接觸。

孩子生下來,隨了霍姓,其實也是跟了母親的姓,名字是母親親自取的,霍寒辭。

但霍寒辭這個人格卻一直都不知道,每天給他端茶送水,在閣樓外麵陪他的人是母親,還以為隻是一個很負責任的傭人。

他在閣樓關了幾天,差點兒被餓死的那晚,也是有人在外麵哭著陪伴的。

不過就算知道了是母親,相信霍寒辭也不會開口說話,那時候的他完全喪失了語言功能,但在其他方麵的天賦卻無人能及。

意識到霍寒辭不會說話,也不會笑時,甘青昀是最著急的一個。

這可是她在霍家站穩腳跟的籌碼,這是她的棋子啊,怎麼能還冇長大就壞了。

她很著急,利用霍家的權勢到處找醫生。

所有的醫生都被請來給霍寒辭看過一次了,還是母親看不下去了,悄悄把霍寒辭的才能告訴了霍見空。

霍見空對霍寒辭進行了一番測試,發現了這個孩子的天賦,勒令住了甘青昀。

然後便是霍寒辭十歲便被推出去成為繼承人,Ki

g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控製身體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語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全文在線觀看,池鳶霍寒辭全文在線觀看最新章節,池鳶霍寒辭全文在線觀看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